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搜索

让“不打工男”好起来,这才是社会应有的态度!

作者:周玉忠 浏览:381 发表时间:2020-04-23 12:32:59 来源:原创




周某因意外成名而转型,“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励志故事成真才是大有希望的社会



让“不打工男”好起来,这才是社会应有的态度!


 

网络歌曲:我的看守所(第四次被抓时网友创作)




以“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啦,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会做”这句名言爆红网络的36岁男子周某,之前因盗窃四次入狱,最近出狱疯传将会获得200万、300万的签约。这让人民日报等官媒立刻找到了道德批判的致高疯点,一路狂批接踵而来。人民日报发文称《“争抢“不打工男”,这些公司病得不轻!”》感叹:“在其出狱后,竟然有超过30家网红经纪公司希望与周某签约,200万、300万的签约价都有人提过。如此荒诞!”此事难道值得一年花费纳税人数几十亿公款的官报如此评论么?这荒诞和病得不轻又如何而来?到底是谁病得不轻?


 首先,周某出名并不是因为盗窃,而是因为他盗窃被抓后的上述真情实感流露的出格感言被媒体报道后意外走红,这一利益获得十分偶然也不违法。根据判决书记载,当时周某被抓的还有共犯古某、李某,他们怎么不爆红呢?盗窃为最常见犯罪,中国裁判文书网2019年盗窃案由的判决书共164797个。周某盗窃电瓶车的技术含量很低。周某的出名也在于网络时代其出格言论的迅速传播。其盗窃行为已经被法律评价及惩罚,周某的出名是偶然中的偶然且正当。


  其次,服刑完毕就是普通民众,利用知名度与利用资本、技能、人脉、投机等方式和资源合法赚钱都是正当权利,任何人不得剥夺。升官发财出名是亿万民众的庸俗选择,是正常生活方式,唯一的底线是合法。与拼爹行贿受贿站队上床成功的旋律相比,与官员利用官媒自我宣传、自我炫耀获利名声相比,周某的出名的正当性要强太多太多。


第三,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正地球上亿万普通人民的初心,更是权贵们的现实,这一认知没有什么大不了,不值得全民甚至官媒口诛笔伐。


第四,贩卖道德正义的官媒吓阻了意图流量变现的资本,让周某极可能再回研究盗窃电瓶车的本行,这将造成社会损失的扩大。周某四次盗窃电瓶车入狱,说明原来的安置帮教没有起到作用或帮教措施无法落实。在求财犯罪向诈骗化、网络化根本转型的今天,周某长期在传统盗窃电瓶车的这种风险大收益低的落后模式中苦苦支撑,以求生活上的起码保障,亦说明其生活上、经济上及思想上的穷途末路。他没有入狱,谁来关心他?他出狱了,谁来安置谁来帮教他呢?刑满释放人员的安置是一个大课题,网红过气就一瞬间的事情。失去这次发财转型的机会,周某或永远成为大家的笑料,永远在人生的第十九层地狱里徘徊,或许不久以后又会听到他钻研盗窃电瓶车本行被判的消息?难道这样大家就开心吗?多一个有生活希望的人,社会就多十分希望。反之,社会就增加十分危险。


   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人生,周某出狱应当是他个人新的生活希望起点,而不是相反。周某盗窃是犯罪,但因意外成名而转型,这就是“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励志故事。如果他真签约上百万,我们应当感叹他的幸运,并祝愿他成功,只要他将税交了即可。我们不希望他失去这样一个转型的机会。让每个人好起来,社会才会好起来。至于官媒,还是多想想如何监督官府官员多关心一下社会公共利益为好。


争抢“不打工男”,这些公司病得不轻!

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04-2019:46人民日报社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啦,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会做”。36岁男子周某,因盗窃四次入狱,而这样一句话却让其变成了网红。在其出狱后,竟然有超过30家网红经纪公司希望与周某签约,200万、300万的签约价都有人提过。如此荒诞!

资料图

在互联网语境中,周某的这句“名言”,瞬间便被解构,变出了多少表情包与段子。仿佛这是多少加班白领、奔波打工者、头秃程序员的心声,道破了“人生的困境”。


不过,这种集体无意识的狂欢式解读,显然没有“直面惨淡的人生”。周某的人生,如何能在嘻嘻哈哈中被完整地呈现?“不可能打工”的表情包,又如何会与周某嘴里说出的是一个内涵?只是,网红经济已经无暇分辨这些,迫不及待地要把他推上网红之位,收割一波流量,快速变现了。


复盘周某的人生,确实有些沉重:小学文化,无业,自称喜欢赌钱,有时输到一分钱都不剩,没有钱之后就偷窃电动车,然后拿着赃款出入KTV、玩游戏机,也因此入狱四次。他背负这样的人设,未来却有可能携着两三百万的签约合同,成为聚光灯投射的网红,刷新着各路热点热搜。这样人生走向,周某恐怕没想到,公众也没想到。


当然,不是说刑满释放人员不能获得新的人生转机,而是周某眼下这个被网红公司奉上的转机,透着机会主义式的虚无。这不像是人生的自新、精神的振作,相反更像是消费自己的历史,赋予违法犯罪的事实以娱乐化的意义,更会把本是常识的人生导向变得晦暗不明:人生,究竟该脚踏实地,还是该无所顾忌,乃至凭借不甚光彩的机遇平步青云、百万签约呢?


其实,这种抢热点式的造网红,出现过不知凡几,但往往泡沫散去得也快。比如前段时间的“沈大师”,更久之前的“犀利哥”,一时之间风光无两,后来都近乎销声匿迹。这倒不是贬低这些“网红”的职业发展,而这实在是猎奇式营销的共性:以违背常识的面貌,制造汹涌而短暂的流量变现。当然常识与理智的力量终究是长久且有韧性的,新鲜感一过,就只能快速收场,留下浅薄化与娱乐化的一地鸡毛。同时,制造话题的操盘手,也开始寻找下一个热点了。


快节奏的网红营销不是不可以,只不过当它加诸一位刑满释放人员,还是该谨慎些。就从周某的个人经历看,是可以有一些严肃的追问,做一些厚重话题的探讨,现在看都有被营销套路碾平的倾向,变成一个单薄的娱乐符号。我们希望周某人生获得新的转机,也希望这个机遇,能与反省、耕耘、理智的常识相匹配,而非衍生出更多的光怪陆离。

(来源:人民网)



联系我们

ADD: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冼村路5号凯华国际中心7-9楼(接待中心设9楼)

M/T:13724802475

TEL:020-66857288

email:446179883@qq.com

FAX:020-66857289

图片展示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我要法网 周玉忠律师未经授权,不得复制转载!技术支持:富码科技 粤ICP备10019804号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我要法网 周玉忠律师未经授权,不得复制转载!技术支持:雷霆富码 粤ICP备100198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