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搜索

鞍山:钥匙扣“枪”案连审三天,律师十大理由力辩无罪

作者:周玉忠律师 浏览: 发表时间:2020-12-24 11:20:24 来源:原创


 任  鉴

 

刑警学院鉴定中心,   报告错误低劣雷人;

特制子弹来去无痕,   手持平射非法随性。

 

任    侦

   

胡旭警官非同一般,   未去深厦签名经办;

神助手机飞进二看,   钓鱼厂家交货被关。

 

任     审

 

主观臆断案件危暴,片面驳回排非申请;

不停催断盘问鉴侦,强求夜辩走完庭审。

 

任     辩

 

钥匙扣枪装饰用品,  乱用砸炮致案发生;

杨王周燕辩护齐心,  力辩无罪气贯全程。



4厘米长钥匙扣袖珍左轮枪是生活装饰用品,特制子弹不过是对砸炮的不当使用,全案应无罪


               鞍山中院对面玉佛苑景区重达260.76吨世界最大玉佛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增一阿含经》

 


          涉案钥匙扣拆解视频


      周玉忠律师发表辩论意见


   周玉忠律师举证


    2020年12月13日,沈阳温度零下15度,而广州当天温度20多度。中午到达沈阳时,飞机没有停靠廊桥,需要乘坐摆渡车,幸亏出发时已换上一半防寒衣裤。还好摆渡车不过几分钟,到达大厅有更衣室,穿戴停当后赶赴鞍山。当天下午前往鞍山中院近在迟尺的玉佛苑参见世界最大玉佛,真心希望佛祖护佑,能够通过这次准备了一年半年的庭审,可以让因制造钥匙扣被关押两年的多的深圳老板许某华等看到获得自由及清白的希望。第二天,我们前往鞍山第二看守所会见了许某华,对庭审可能需要被告人配合的全部事项进行了详细交待。自去年以来,在徐昕老师指导下,王学明、杨卫华、燕薪及本人就辩护工作进行了充分准备。


去年年4月,鞍山市检察院向鞍山中院起诉称,被告人李某龙于2012年通过境外网站购买得一支袖珍钥匙扣转轮手枪,进而联系深圳许某华复制生产。许某华联系梁某等加工有关配件并组装完成,再交回李某龙向境内外销售。公安机关在厦门李某龙处查获的62支钥匙扣左轮手枪被鉴定为枪支,33个配件被认定为枪支零部件,在深圳许某华处查获的14支左轮手枪被鉴定为枪支,涉案人员15名分别被控非法制造、买卖、邮寄枪支等罪。


2020年12月15日9时,本案开庭,审判长宣布庭前会议决定,驳回了排除鉴定意见、被告人供述等等申请,因为工作调动原因更换了公诉人,将通知了鉴定人、侦查员出庭,并通过中国庭审公开网直播。杨卫华律师要求解除各被告人戒具,审判长还认为本案属于有可能妨害公共安全的暴力犯罪,不予解除各被告人戒具(经庭后沟通第二天起予以解除)。庭审在17号22时20分左右结束。三天的庭审表明本案追诉严重违法,涉案钥匙扣系生活用品,所谓特制子弹不过是对砸炮的不当使用,全部15名被告人的涉案行为均为合法,全案应立即宣告无罪。


一、胡旭并未至厦门李某龙处办案,扣押清单上“保管人”处胡旭签名与实际不符内容虚假,所起获的物证的唯一性、同一性自始不存在。


2018年7月31日18时10分至20分以及18时30分至35分,铁西分局另两名警员对李某龙的住所及车库进行了搜查。2018年8月15日,胡旭将上述物品摆拍制成照片。胡旭出庭证实,其并未去厦门参与办案,扣押清单签名为事后所补,具体何时所签已不记得。作为保管人,其对该处物证后续保管、运输过程均无法说明。此处扣押物证并未按《法庭科学枪支物证的提取、包装、送检规则》进行拍照、编码、包装、标签。该清单上完整枪形物仅为56支但却被鉴定出62支,从起获到鉴定完成的3个月时间内,检材的同一性已经无法保证。



  周玉忠律师询问侦查员片段


二、特制子弹鉴定时无交接、无检验记录,来源不明。


李某龙在庭审中称,其铜套中并无钢珠而是空包弹。鉴定书记录特制子弹铜套中有一1.8mm、质量0.03克的钢珠弹头,此弹头是从可而来并不清楚,是鉴定员事后所测。鉴定时没有收到送检特制子弹的记录、图片及说明,也未对其进行检验确定系可用的鉴定子弹。案卷中仅有搜查笔录及扣押清单中提及子弹,但其流转过程无任何证据支撑,侦查员胡旭、鉴定人于邀洋、沈云涛出庭均无法说清子弹交接、使用的具体情况,其同一性根本无从谈起。


三、从许某华处起获的枪形物无搜查证和搜查笔录,属于非法搜查扣押,并未到深圳办案胡旭在扣押清单上以保管人和办案人名义签名内容虚假,不具有合法性、真实性。



   周玉忠律师对搜扣材料和鉴定意见的质证


2018年9月18日在许某华处扣押的1951支枪形物时并无出具搜查证,也无搜查笔录,不具有合法性。同时并未就提取枪形物时的原始状态、现场环境进行拍照固定并有相应的文字记录,并对枪形物进行编号且将编码摄入画面,更没有按物证包装要求包装和填写封装标签要求,甚至现场扣押的实物照片都没有一张,也没有许某华对于实物的任何辨认,仅列有一份所谓的当天的扣押清单,胡旭为保管人和办案人。胡旭出庭证实,其未到深圳办案,扣押清单内容为假,物证柜钥匙也是保管在他人手中,说明保管制度形同虚设。


四、胡旭等警员非法检查李某龙手机,擅自指令李某龙用qq指示许某华重启生产并交付1951个涉案枪形物,属于非法隐匿侦查及控制下的交易,没有社会危害性。


李某龙于2018年7月31日到案时三个手机就被扣押,扣押清单显示保管人为出庭警员胡旭。辩护人提供的许某华QQ端聊天记录视频显示,2018年9月6日10:18分32秒及2018年9月17日10时06分,侦查员两次指令李催促许交货。此前,李某龙已长达一个多月没有与许联系。如果不是侦查员重启交易,该批钥匙扣就不会生产。

许某龙在庭审中指证胡旭强令其与许某华按其意思进行QQ聊天,有的甚至是胡旭警官自行打字,但此过程却无任何笔录。就此,辩护人提供了许某华电脑QQ聊天内容的视频。胡旭警官否认上述事实,并对辩护人有关手机是如何两度“飞进”看守所等询问均不能给出合理解释。


五、本案枪形物全长仅4厘米、枪管口径仅2毫米,系生活用品钥匙扣链的装饰物,不具备枪支物理结构特征,不是枪支的鉴定对象。


该钥匙扣链在EBAY网站长期有售,价格从几十元人民币至几百元不等,其枪形物部分仅4毫米大小,与钥匙扣链搭配销售使用,是世界人民喜闻乐见的生活用品。它与钥匙扣链组装结合才是完整的产品形式,其功能并非射击而是装饰。


                 

1为档板已经封死所有左轮弹孔3为固定销

 


根据公安部《枪支主要零部件批复》所附《枪支主要零件及性能特征明细表》和气枪国家标准(GB/T28801-2012),枪管口径最低为4.5毫米。《法庭科学枪弹测速仪通用技术条件》4.2.1:“可测速的弹丸直径:4mm-20 mm”。资料显示我国手枪三杰中,54式手枪枪全长195毫米,64式手枪全长155毫米,84式微型手枪也有121毫米,均适配7.62毫米手枪弹。我国NRP-9型转轮手枪230毫米长,9mm警用转轮手枪197毫米长。《仿真枪认定标准》第一条第3项:“外形、颜色与制式枪支相同或者近似,并且外形长度尺寸介于相应制式枪支全枪长度尺寸的二分之一与一倍之间的”,这是对枪支物理结构的基本要求。鉴定员出庭证明,由于钥匙扣枪形物太小,无法在枪支射击架上夹持。可见,本案枪形物枪管口径仅2毫米,全长仅40毫米,枪支射击架无法夹持、超枪弹测速仪可测速弹丸最小直径范围,显然不属于枪支鉴定对象范围。


六、鉴定文件出现多处低级严重错误,鉴定不真实、不合法、不可靠。

 

鉴定意见本身出现多处低级错误


5份鉴定意见均将公安部《2010枪规》第三条第二款作为将涉案枪形物认定为枪支的判定依据。但鉴定书将本案枪形物均为认定为“非军用枪支”(《2010枪规无此概念应为非制式枪支),此款内容为:“(二)凡是能发射制式弹药的非制式枪支(包括自制、改制枪支),一律认定为枪支。对能够装填制式弹药,但因缺少个别零件或锈蚀不能完成击发,经加装相关零件或除锈后能够发射制式弹药的


 

      周玉忠对鉴定人对沈云涛的询问


非制式枪支,一律认定为枪支。”鉴定人承认,本案特制子弹显不是制式子弹是非制式子弹,此为笔误,应为此条第三款。

许某华处2018年9月18日所查获的14支所谓同类“枪支”的比动能值最低为76.42焦耳/平方厘米,最高为122.33焦耳/平方厘米。1105号鉴定书“论证部分”居然将12个检材初速度值直接写成比动能值359.98焦耳/平方厘米至455.44焦耳/平方厘米并判定为“非军用枪支”,真是不知所谓。


1105鉴定书鉴定检材才12个,其附图照片检材却有20个,鉴定人承认是是将854号鉴定书20个检材一组的照片误用。

    周玉忠律师对鉴定人于邀洋的询问



测速仪可测速的弹丸直径为4mm-20 mm,本案特制子弹弹头直径仅1.8毫米,不在测速仪工作范围之内,两鉴定人称其测速仪可可超限工作不真实、不可靠。


《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2.6条“枪口比动能”:“以火药为动力的枪支在枪口50厘米发射弹丸的比动能”。《法庭科学枪弹测速仪通用技术条件》4.3条要求“速度测量准确度≤1%”。为了保证测速仪误差在1%之内,即保持枪支在50厘米正常平射至关重要。


在庭审中,鉴定人称因为涉案枪形物太小,无法在其危险枪支发射架上进行测试,才决定用手持方式进行测试比动能。但《枪支性能的检验方法》以及《测试规程》并未写明可手持测试,此一做法本身非法。实际上,枪形物全长仅4厘米,扳机则更小,二鉴定人声称可单手使用3根手指在50厘米远平射,想保持误差在1%之内绝对不可能。


七、特制子弹具有独立射击功能与结构,不属于弹丸,特制子弹本身仅是对砸炮的不当使用行为。


枪弹要具有射击上的威力,必须相互适配使用。鉴定人、侦查员出庭证实,若无子弹,枪形物将不属于不鉴定范围,其比动能值与子弹火药有直接关系。子弹本身就是最基本单元,不能再拆分为子弹,钢珠才是弹丸;另一方面其对枪支具有依附性,即离开了枪支,子弹将无用武之地。本案的特制子弹由铜套、砸炮、钢珠及钢丝组成,均可合法所得。


鉴定意见记载:“射击时,位于鼓轮上方的击锤打击弹壳侧面的针刺底火,发射弹壳内装填的钢珠”。特制子弹如下图,鉴定员称之前也未见过。


                                                                                   杨卫华律师制作的特制子弹结构示意图


此特制子弹的钢丝相当于击锤、只要击打击钢丝(击锤)就能点燃砸炮药(底火),从而将弹壳(类似枪管)中的钢珠(弹丸)射击而出,即特制子弹本身也具有了独立的射击功能,因而其不是子弹。


可见,无论是用涉案枪形物或其他任何物品锤击其钢丝砸炮底火就会引燃,装置于中的钢珠就会被射击出去。在这种情况下,枪形物只不过是起到了一个类似锤子的打击而不是枪支的射击作用。


国家对烟花爆竹用火药有着严格的管理制度,砸炮用火药量更是极为有限,正常使用砸炮是十分安全的。砸炮属于烟花爆竹,用于生产烟花爆竹的黑火药并不在民用爆炸物品之列。《烟花炮竹安全管理条例》要求安全燃放烟花爆竹,但未对不当使用烟花爆竹火药行为进行规制。所以,特制子弹本身依然是合法行为,该行为受一般法规制,不属于枪炮及火药法律调整范围。

 

而且,特制子弹只有李某龙等极少数人能够制造,远超一般公众的知识与能力,这种对砸炮不当使用的极具特殊性,且由于药量极为有限,不会具有社会危害性,无需刑法调整。


八、鉴定依据非法无效,鉴定人明知涉案枪形物不具致伤力而故意违法鉴定。


鉴定意见对刑法、枪支管理法未予提及,只是称按公安部《2010年枪规》、公安部《枪支主要零部件批复》、《枪支性能检验的方法》进行鉴定。根据枪支管理法第四十六条、刑法第九十五条的规定,“足以致人伤亡或丧失知觉”属于刑法中的重伤,而1.8焦耳/平方厘米仅能造成裸眼轻伤,两者相差154倍。鉴定书舍法定枪支标准不用,唯公安部文件伤眼枪标是从,本身非法无效。关于确认公安部三个枪规文件无效的申请书


鉴定人于邀洋在2008年第2期《福建警察学院学报》上发文《非制式枪支杀伤力标准的实验研究》,该文件最终得出结论:“结合实验所得数据,可以看出,16j/cm2断面比动能是弹丸穿透皮肤的最小值,因此当弹丸断面比动能达到16J/cm2时,可以致人轻伤害。”根据854号鉴定书,在李某龙处查获的枪形物中,有23个低于16焦耳/平方厘米,其中12个低于11焦耳/平方厘米属于两高认定的低比动枪支。很显然,于邀洋等将23个低于16焦耳/平方厘米的枪形物鉴定为枪支,不仅背离法律与科学,也有违反诚信。


九、许某华等生产人员均按正常五金件加工枪形物,无法知悉枪形物可射击特制子弹,指控其犯罪极其荒谬。


许某华开办的两家公司经营精密五金件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涉案的袖珍玩具枪属于精密五金件,在许某华公司经营范围之列,许某华制售寄行为均属于正常商务。

 

李某龙也从未告诉许枪形物可射击,此枪形物弹轮已有盖板封死所有弹孔不可能射击,其更无生产过所谓子弹连听也没有听过,对此完全不知情。许与梁某等生产人员等一直只是将其当成钥匙链配件玩具枪进行生产、邮寄。判断产品合格的标准就是外表美观,扣动扳机击锤前端能够向下撞击转轮发出响声。由于后弹轮除一个定位梢孔外,其他6个孔均一体铸造全部堵死,且若不安装此后弹枪,整个枪形物就不可能组装完成,因此,所的生产人员均确信其不可能射击。深圳聚成公司加工4个配件仅7-8元,惠州金田公司生产两个配件仅3-4毛钱,梁锋加工一支的价格为18元,许某华交易一支差价为20元纯利润不过几元,与一般五金配件或钥匙扣无异。在许某华公司QQ群中,大家也都将其称为玩具枪,并在寄时就发快递单给所有员工知晓,收寄人员也都实名电话登记并未进行任何伪装。涉案枪形物在许某华公司业务中占比极少,其公司年营业额达数千万,利润数百万,为此生产一支赚取数元的蝇头小利触犯最严重犯罪,不符合理性人选择常识。可见,生产枪形物完全是正常商务行为,这与真正枪支制造、交易完全隐蔽,获利高达数十、百、千倍有着本质区别。即使是许某龙等适配特制子弹娱乐,也仅是对砸炮的不当使用,同样没有涉枪犯罪的故意。


十、本案系非法立案、非法拘留、非法指控。


辽宁省鞍山市及铁西区不是本案的犯罪地,也不是本案15被告人的居住地,鞍山市及铁西区司法机关对本案没有管辖权。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物证鉴定中心于2018年11月2日出具中警鉴字(2018)854号鉴定文书,对2018年7月31日在厦门李某龙处所扣押的钥匙扣枪形物进行鉴定,共认定62件检材为非军用枪支,33个为枪支零部件。假设上述鉴定合法有效,那么在李某龙、许某华到案前以及2018年11月2日鉴定结果出来之前,侦查机关没有理由相信李某龙及许某华涉嫌犯罪,更没有理由在9月18日对其采取拘留措施。其他各被告人亦都存在相同情况,此已构成非法拘禁。


2018年9月18日14时,许某华在深圳市龙岗区五联协平路爱联工业区17栋二楼被抓获,当时侦查机关并未出具任何法定手续(起诉仅列其于当日归案,拘留日期为23日)。当天18时51分至22时15分在罗湖分局笋岗派出所第一讯问笔录也未写明是(口头传唤/被扭送/自动投案)何种原因到派出所,只是在此处签名了事。打印落款日期为2018年9月18日的鞍公西(刑)拘字(2018)213号《拘留证》迟至23日3时才向许某华宣布,并在当天4.20分送到鞍山市第二看守所,此已经构成非法拘禁。公诉方未出示案卷中的存在的《临时羁押犯罪嫌疑人证明书》(证据材料卷(许)P173)只是加盖了深圳市罗湖看守所公章,抬头并无填写年号及编码,落款也无具体时间,内容为:“许某华于2018年9月19日10时至9月22日    时因涉嫌非法买卖枪支案临时羁押于我所”。《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一百四十九条“看守所应当凭公安机关签发的拘留证、逮捕证收押被拘留、逮捕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送至看守所羁押时,看守所应当在拘留证、逮捕证上注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到达看守所的时间。查获被通缉、脱逃的犯罪嫌疑人以及执行追捕、押解任务需要临时寄押的,应当持通缉令或者其他有关法律文书并经寄押地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送看守所寄押。临时寄押的犯罪嫌疑人出所时,看守所应当出具羁押该犯罪嫌疑人的证明,载明该犯罪嫌疑人基本情况、羁押原因、入所和出所时间。”由此可见,即使该临时证明有效,其只能证明许某华曾被临时羁押在深圳市罗湖区看守所的事实,其临时羁押证明不能证实其前4天被拘禁的合法性。


公安部《枪支致伤力判据》、《2010年枪规》荒谬绝伦非法无效,系笔者申请方于2011年1月24日才在公安部官网公开。本案虽然表面上是以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作为追诉的法律依据的,但实质上其是以确定1.8j/cm2枪支标准的公安部推荐性行业标准《枪支致伤力判据》和内部文件《2010年枪规》来将许某华等入罪,此严重违背罪刑法定原则。根据《刑法》第九十六条, 《枪支致伤力判据》和《2010年枪规》不是刑法上的“国家规定”,违反它们不是违法更不犯罪。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中的“非法”的“法”只能作狭义理解,其最低层次只能是国务院所制定的行政法规类文件,根本不包括公安部部门规章、文件和标准在内。


公安部《枪支致伤力判据》属于推荐性行业标准,只有在许某华等生产厂家选择适用时,方可作为判断产品合格的标准。即哪怕鉴定意见合法有效,其最多只能作为产品合格参考,而与定罪量刑无关。本案实为文件指控,涉案枪形物至多为文件枪支。



                辩护人申请重新鉴定及回避片段                                            

在17日的庭审中,在发表辩护意见前,我们提出要求重新鉴定、调取鉴定档案、申请侦查员当庭出示物证及通知记忆力正常的侦查员出庭,审判长认为应在庭后评议后决定。我们认为根据法律规定和本案前三天庭审的情况,合议庭完全有能力也应当对证据采信和各项申请作出决定,否则应当延期审理。但审判长强调本案不可能出现“辩了白辩”的情形认为应当完成庭审,杨卫华律师认为有合议庭成员强调案件结果已经内定遂提出要求全体合议庭成员回避。在休庭后,审判长宣布驳回回避申请,继续要求发表辩护意见。我们同意发表辩护意见,但要在法庭对上述四个申请作出决定后提交辩护词并请法庭在宣告无罪之前立即对各位被告人取保候审。


 

          在三天的庭审中,其他律师的表现也让人大跌眼镜



鞍山钥匙扣案庭审直播视频主要时间段



(以下均以网络直播视频进度条时间为准)


1、2020年12月16号1时13分至1时45分周玉忠律师发表对鉴定书的质证意见;

2、2020年12月16号2时33分起杨卫华、王学明询问鉴定人于邀洋、3时25分至3时50分周玉忠律师质询鉴定人于邀洋、5时22分起至5时44分周玉忠律师质询鉴定人沈云涛;

3、2020年12月17号0时4分李某龙、杨卫华、王学明质询侦查员胡旭,53分至1时25分周玉忠律师质询侦查员;

4、2020年12月17号4时34分至4时58分周玉忠律师举证;

5、2020年12月17号6时10分至6时17分杨卫华律师申请回避;

6、2020年12月17号8时01分至8时49分周玉忠律师发表辩论意见。



                                                                    周玉忠律师询问鉴定人于邀洋实录

 

2020年12月16日(视频时间进度条时间自3时25分-3时50分)

周律师:我是被告人许江华的辩护人周玉忠律师,下面对你进行询问,请您如实回答,第一,涉案的5份鉴定书你都是鉴定人吗?

鉴定人:我是。

周律师:在1105号鉴定书当中,你的鉴定结论里面说涉案的枪形物属于非军用枪支?你有没有查阅公安部公通2010六十七号文件里面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公安机关鉴定规则你熟不熟悉。

鉴定人:熟悉。

周律师:公安机关鉴定规则第九条:“鉴定人应当履行下列义务,第四项:按规定妥善接收,保管,移交与鉴定有关的检材样本和其他材料”。请问,特制子弹是否属于该项所列的其他材料,特制子弹的移交记录有没有,特制子弹哪里来的,来了多少,用了多少,是什么样的规格,有多少的质量,有没有妥善地接收保管?

鉴定人:特制子弹在我印象中有第一个鉴定书是5月17号的,他的照片中拍摄了子弹和枪支,它的外形就是照片做展示的那样子。

周律师:鉴定书记载,受到自制子弹弹药的影响,请问,这个钥匙扣射击超标以及比动能大小是不是跟自制子弹的弹药量直接相关联。

鉴定人:影响威力的大小是自制弹药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自制弹药它的威力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包括您说的火药威力的大小,还包括装药量,包括颗粒度,还包括火药的潮湿度,那么这些因素都会影响枪弹的威力。

周律师:气枪的标准你熟不熟悉

鉴定人:我看过,但是我们检验鉴定中心鉴定依据的不是这个标准,所以我没有太深入的研究

周律师:我国气枪的口径最小是多少毫米,我国枪管的最小直径是多少毫米

鉴定人:4.5毫米

周律师:公安部枪支零部件批复所写的也是最低4.5毫米,气枪标准也是最低4.5毫米,对不对

鉴定人:我们理解的他这个批复指的是制式枪支

周律师: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确认制式枪支最小的口径是4.5毫米

鉴定人:不是,他是在举例,因为他后面还有等字

周律师:我国的手枪包括涉案的左轮手枪它的全长是多少?

鉴定人:常见的左轮手枪十几厘米

周律师:这个涉案的钥匙扣比动能不超标的话你认为它是玩具枪还是仿真枪?

鉴定人:没达到1.8的话我认为它不是枪支,属于仿真枪

周律师:那你了不了解公安部仿真枪认定标准

鉴定人:了解

周律师:仿真枪的认定标准第一条第三项,它有一个尺寸要求,仿真枪的全长尺寸要高于真枪的二分之一或者一倍,在本案的鉴定当中我们发现从李安龙处扣押的钥匙扣它们的比动能相差17.5倍,但是在许江华这边扣押回来的差距并不大,请你解释一下?

鉴定人:这个我们是根据实际的检验和实际的检验结果如实记录作出的鉴定,至于原因,首先我没有拆解枪弹也没有检测其中的成分,那么枪支送检之前的保管状况我也并不清楚,刚才我也说了,枪弹的威力受到火药成分,潮湿度,颗粒度等等都有影响,所以这个问题我无法解答

周律师:你在鉴定书里面说弹头是1.8毫米直径,质量0.03,这是在射击之后测量的还是在射击之前?

鉴定人:射击之后测量的

周律师:你以前有没有见过这个所谓的特制子弹?

鉴定人:没见过

周律师:开始的时候知道里面有所谓的弹丸吗?

鉴定人:知道,直接在弹壳头部就能看到。

周律师:送检单位有没有跟你解释它里面是怎么一个构成?

鉴定人:没有。

周律师:鉴定规则,不是要对案件的送检的材料进行了解吗?

鉴定人:这个不是检材,我们只需要确认它是不是能够打响,能打响就能够进行检测。

周律师:枪弹测速仪以前有没有测过4毫米以下的弹丸?

鉴定人:测过。

周律师:特制子弹如果不用涉案的钥匙扣进行击发,直接用其他的工具打击它的钢丝,它会不会发射?

鉴定人:这个与本案鉴定无关,我也无法判断。


 周玉忠律师询问鉴定人沈云涛实录

 

2020年12月16日(视频时间进度条时间自5时22分-44分)

 

周律师:我是被告人许江华的辩护人周玉忠律师,下面对你进行询问,鉴定单位在鉴定本案的枪形物的时候是否认为这个枪形物是属于危险的枪支?

鉴定人:枪支在射击的时候会不会出现故障,比如在手里炸了,比如持枪的时候稍微不注意的话枪口指向别人或者指向自己然后误扣扳机造成的危险。

周律师:按你的专业判断,根据送检机构提供的枪形物和特制子弹,你作为一个熟练的专业的鉴定人你是否能够判断出它是否危险    鉴定人:枪形物,特别是可射击的枪形物都存在危险性?

周律师:那么本案中的枪形物和特制子弹到了你们手里你们有没有能力做出判断?

鉴定人:是危险的。

周律师:那么你的实验室有没有危险枪支发射架?

鉴定人:有。

周律师:有危险枪支发射架为什么不用?

鉴定人:不适合本枪。

周律师:为什么不适合?

鉴定人:危险枪支固定架它分成一般枪支,我们实验室的危险枪支固定架它是主要固定制式枪支,而且是部分制式枪支。

周律师:是因为什么原因无法固定?

鉴定人:不适合固定。

周律师:是尺寸太小吗?

鉴定人:不适合夹持。

周律师:无法夹持是因为这个枪形物尺寸太小吗

鉴定人:对,这枪形物尺寸小。

周律师:根据枪支性能的检验方法,这个文件也是你们的鉴定依据,请问这个文件里面有没有手持发射?

鉴定人:有没有禁止手持。

周律师:没有说禁止手持?

鉴定人:对,那好,这个问题是不是可以跳过了

周律师:法无授权不可违,你作为鉴定机构作为公安机关怎么可以说法无禁止即自由?

鉴定人:请问手持不手持影响鉴定结论吗?

周律师:肯定影响,接下来问题就来了,你手持的时候是如何做到平射以及保持枪口跟测速仪的测试靶保持50厘米距离的,因为50厘米是很短的,你随便晃动就是一两厘米,误差就是百分之几十,你是怎么保持50厘米不动的,做不做的到,测试仪的误差在多少你知不知道?

鉴定人:这个跟我们鉴定结论没有任何关系拒绝回答

周律师:测试仪要求的误差是百分之一,你能保证50厘米的误差你手持的时候它是在百分之一的范围内晃动吗?

鉴定人:可以。

周律师:你是怎么保证平射?

周律师:你现在持有的痕迹检验的资质,那你为什么不按照痕迹检验的规范和痕迹检验的文书要求来做实验?

鉴定人:我们的文书哪里不符合规范?

周律师:按照痕迹检验规范结果是出具痕迹枪弹鉴定书的应当在鉴定结论前增加论证部分,综合评判,痕迹特征的符合点和差异点,说明符合特征的性质,解释差异特征的产生原因,使认定或否定的论据充分?

鉴定人:我不清楚你的问题。

周律师:这个枪你以前有没有鉴定过?

鉴定人:没有。

周律师:你们收到这个材料是不是要判断是不是属于可鉴定范围,当时是怎么判断的?

鉴定人:枪形物。

周律师:只要是枪形物都可以测试

鉴定人:有子弹。

周律师:刚才上一位鉴定人说如果没有特制子弹他就不鉴定了,是不是这样?

鉴定人:可以是不鉴定,因为按我们鉴定标准的话没有子弹的枪的话通过它结构我们判断它能射击的话有可能是枪,但没有子弹的话你不能说它不是枪,所以如果我们出具结论的话,就是不能确定是枪支,这样的结论送检单位不接受,送到法院也不接受,所以一般对于这种的话我们就不接了

周律师:你们公安机关有没有说枪没有子弹它就不是枪的这种枪,如果没有子弹他们手上的枪就不是枪了,有没有这样的枪,枪的性质是不是要依赖于子弹的存在呢?

鉴定人:不是。

周律师:那就是了?

鉴定人:64式枪,它属于制式枪,它无论能不能装填,只要击件基本完整就能认定为枪,所以判断它是不是枪不依赖于有没有子弹,对于这种制式枪按2010年的标准需要进行速度测试的话它是需要子弹的,还有另外一类,能够发射制式枪弹非制式枪支它也是需要子弹的

周律师:鉴定的过程你们有没有检验的记录或者录音录像存档?

鉴定人:有检验记录。

周律师:检验记录里面有没有准确反映你们手持枪形物射击的偏离平射或者是偏离50厘米的具体数值?

鉴定人:按照我们的操作流程我们是符合规定的。

周律师:没有录音录像是不是?

鉴定人:这个没有。

周律师:那如果我们要求你演示的话可不可以演示?

鉴定人:可以。

 

周玉忠律师询问侦查员胡旭及李某龙、许江华陈述

 

2020年12月17日(视频时间进度条时间自54分至2时43分)

 

周律师:在厦门搜查起获的物证,是谁交到你手上的?

胡旭:说实话这个我记不清了。

周律师:是用什么方式,是亲自还是快递到你手上的?

胡旭:这个真记不清了。

周律师:他这个搜查证是在哪里签字的?

胡旭:这个我不清楚,因为他们去他们那的时候做的。

周律师:你收到这些枪形物和清单里面的物证的时候有没有进行清点?

胡旭:有。

周律师:清点的数量跟扣押的清单是否完全一致?

胡旭:一致。

周律师:是在哪里清点的?

胡旭:应该是在我们单位吧。

周律师:在铁西分局里面哪个部门?

胡旭:哪个部门我现在记不住了,应该是在单位,这个说实话实在是太长时间。

周律师:你们清点物证有没有固定的场所?

胡旭:没有。

周律师:当时清点的时候有哪些人在场?

胡旭:当时清点我记得有很多人都在场。

周律师:有多少人呢?

胡旭:有很多人。

周律师:去厦门的两位侦查员有没有在?

胡旭:他们两个在没在我还真没注意。

周律师:他们都不在你跟谁交接?

胡旭:交接的时候应该在,你刚才问的是清点的过程,他们当时回来之后把这东西交给我,然后我拿着他们扣押清单清点。

周律师:你是单个人清点吗,没有跟他们在一起?

胡旭:我刚刚已经说过了很多人。

周律师:王力和刘世海在不在场?

胡旭:我有点记不清了。

周律师:清点之前这些物品有没有包装,封签,编码?

胡旭:有包装。

周律师:有没有编码?

胡旭:编码我有点记不住了但是包装肯定是有包装。

周律师:清点之后有没有再进行封装?

胡旭:有啊我们都装回去了。

周律师:你收到这些物品之后是放在哪里保管?

胡旭:应该是放在咱们有一个放物证的柜里。

周律师:什么柜?

胡旭:放物证的柜。

周律师:这个柜子的钥匙谁来管理呢?

胡旭:这个钥匙有一个专门的保管员。

周律师:专门的保管员不是你?

胡旭:不是我。

周律师:那你跟他之间有没有移交?

胡旭:有。

周律师:可不可以向法庭提供你们的移交记录?

胡旭:这个我需要回单位找。

周律师:李安龙处的扣押的这些案卷是不是你制作的?

胡旭:对。

周律师:都是你制作的。

胡旭:扣押的案卷吗。

周律师:对,包括搜查证,扣押笔录。

胡旭:在现场他们去当地的人制作的。

周律师:是你来归档的是不是?

胡旭:我记得是他们交给我。

周律师:交给你来制作整个的一本的案卷。

胡旭:我是负责整个装订上。

周律师:那你在制作这个案卷的时候有没有检查一下李安龙处的搜查笔录,有没有看过他的搜查笔录?

胡旭:应该是有看过。

周律师:那么他的搜查笔录跟扣押清单不一致有没有发现?

胡旭:我记不清了。

周律师:搜查笔录里面只是说到有9套的所谓的你说的子弹,但是在扣押清单里面多出了几个项目,包括按照搜查笔录上面只有81个属于清单的第二项,但是你这个清单上面多出了第三项,盒装小手枪一套,里面手枪一支,子弹9发,又多出了第四项,瓶装的子弹14瓶,每瓶9枚,你有没有检查过,搜查笔录与扣押清单完全不符?

胡旭:这个应该是他们制作人跟我解释过,我现在记不清了。

周律师:他们有解释过,你记不清什么原因。

胡旭:对。

周律师:你当时有没有要求查看这些多出来的或者是特制子弹的照片,他们现场扣押的照片有没有?

胡旭:这个有点记不清了。

周律师:你也制作了现场扣押物的照片是7月31号之后,你的上面制作时间是8月15号,这个照片是谁提供给你的?

胡旭:这个照片应该是咱们单位的人拍的,补拍应该是。

周律师:这个照片是谁提供给你的你要不要看一下?

胡旭:我记得我们当时是在单位拍的。

周律师:是8月15号拍的吗?

胡旭:应该不是8月15号拍的,因为8月15号是我制作这张的日期。

周律师:8月15这个照片是你拍的吗?

胡旭:我忘记什么时候拍,不是我拍也是我同事拍。

周律师:谁拍的也不清楚,谁打印的?

胡旭:打印应该是我打印。

周律师:谁传给你的还是你自己从手机上传给你的?

胡旭:这个有点记不住了。

周律师:当时摆拍的时候有哪些人在场?

胡旭:单位挺多同事都在场。

周律师:你们办案都是大家同事都围观的吗?

胡旭:因为办案正常是需要两人以上在场。

周律师:很多人在场是指多少人?

胡旭:两人以上,最起码得两个三个以上吧。

周律师:在这个图片里面关于枪形物的配件你记不记得转轮它有两个转轮,有一个转轮周边有7个孔,有一个转轮只有中间一个孔,有没有注意到?

胡旭:这个我还真没注意,它这个转轮是两个一套,一套转轮应该是像你说的一个有孔一个是没孔。

周律师:你对这个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胡旭:这个我多少有点印象,因为这个设计它比较特殊。

周律师:那你拿到这个枪形物的时候,转轮是能扣自动的转还是扣一下扳机才能转?

胡旭:扣一下扳机自己转。

周律师:你在李安龙这里特制的子弹你还记得搜查到多少个吗?

胡旭:这个时间太长了,有扣押清单,跟扣押清单上是一致的。

周律师:这些子弹和枪形物一直在你单位那个保管员的柜子里吗(在送检之前)?

胡旭:对。

周律师:你们没有对枪形物和子弹做任何的修改吗?

胡旭:没有。

周律师:你有没有去过广东抓许江华?

胡旭:没有。

周律师:但是你的扣押清单上面却是有你作为办案人和保管人的签名,这怎么回事?

胡旭:这个应该是回来的同事做的。

周律师:2018年9月18号你是作为办案人和保管人与另外一个侦查员在扣押清单上是有签名的,这个扣押清单是什么时候形成的?

胡旭:应该是在扣押的时候形成的。

周律师:那么扣押清单里面的内容是谁写的?

胡旭:这个应该是扣押现场人员写的。

周律师:李安龙处扣押清单内容是谁写的?

胡旭:我需要看一下卷宗,应该是王力或者刘世海写的。

周律师:许江华处扣押清单内容是谁写的?

胡旭:我记不住了。

周律师:这个签名是你签的吗?

胡旭:对。

周律师:是什么时候签名的?

胡旭:具体时间记不清了。

周律师:那是谁拿给你签名的?

胡旭:去深圳抓许江华的人给我签的。

周律师:他们是9月18号后多少天从广东回来的?

胡旭:记不住了。

周律师:这些东西有没有当面清单移交给你保管?

胡旭:有,就是他们回来当天就进行的移交。

周律师:他们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胡旭:这个记不住了。

周律师:在哪里交接的?

胡旭:应该是在我们单位。

周律师:是不是寄回来的?

胡旭:我有点记不住了。

周律师:你对这1951个都进行了清点吗?

胡旭:我数了。

周律师:在许江华处扣押的案卷整理中你有没有发现有没有搜查证?

胡旭:我记不清这个细节了,以案卷为主吧。

周律师:有没有搜查笔录?

胡旭:我记不住了。

周律师:案卷里面是没有搜查笔录的,只有扣押清单,你整理案卷的时候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吗,是没有还是他们没有提供给你?

胡旭:应该是他们没提供给我。

周律师:李安龙的3部手机是什么时候交给你保管的?

胡旭:他们回来的时候交给我保管的。

周律师:是9月之前还是9月之后?

胡旭:记不住了。

周律师:你有没有参与对李安龙的讯问?

胡旭:讯问过。

周律师:讯问过几次?

胡旭:记不住了。

周律师:9月份以后有没有再进行询问?

胡旭:应该有。

周律师:卷宗显示你们最后的询问时间是18年8月23号,现在的问题是在18年的9月6号和9月17号李安龙的手机QQ跟许江华进行的联络,你们扣押手机的时间是7月31号,中间有一个半月的时间,你觉得这个手机还会有电吗,还会自动跟许江华处联络吗,是谁在联络?

胡旭:这个我不清楚。

周律师:手机是不是你保管的?

胡旭:是。

周律师:你觉得手机在过了一个半月以后又跟许江华联络,要求许江华尽快做好第三批所谓的钥匙扣,手机是谁拿出来的?

胡旭:我记不清了。

周律师:是谁拿到看守所去的?

胡旭:我记不清了。

周律师:拿到看守所去为什么没有形成笔录?

胡旭:这个我记不住。

周律师:有没有经过铁西分局领导的批准?

胡旭:这些事我都没什么印象。

周律师:这个手机现在在哪里?

胡旭:省公安厅。

周律师:是什么时候到鉴定单位去的?

胡旭:挺长时间了。

周律师:这个手机怎么拿去看守所然后怎么回来的你都是不清楚,那这个环节谁清楚?

胡旭:我不知道,不清楚。

周律师:许江华处送检的14支枪形物是随意抽取的吗?

 

被告人李安龙陈述:在他坐飞机被羁押回鞍山,就在机场的时候侦查人员在讨论扣押的涉案物品已经通过快递寄回去了,现在应该收到了,还告诉其他人说只有德邦物流愿意运输,这两个人员是和我一起搭飞机当日回去的,物流已经到鞍山了,所以他们接收的时候不可能同时在场当面接收,单号可以查询,7月31号到8月6号。时间点上侦查人员在说谎。

被告人许江华陈述:在9月18号抓捕我的时候,在车上办案人员问我为什么要抓你你知道吗,我说我不清楚,他就恐吓我说许总,我是鞍山的刑警,你这条龙今天也给我趴下,我说我不知道什么情况,后来他给我手机上面的钥匙扣照片,我说钥匙扣怎么了,他就没说话,后来就待到了笋岗派出所,在派出所他们当时扣押了两三箱货,问我这货是不是我的,我看了一下货上面的快递单,我说是我们公司的没有错,他就问公司是不是你的,我说公司是我控股的,理论上那肯定是我的,如果这样算的话那是我的,然后他给我看了手机上的每个配件的照片,他说这个叫什么那个叫什么,我都不清楚什么叫击锤什么叫转轮,都是办案人员告诉我的,还有一个当时我说这个是一个钥匙扣,但是办案人员一定要我写上是小左轮手枪,一定要这样写,连深圳的警察都说这只能说是一个枪形物,但是办案人员一定要写上是小左轮手枪,这是第一份笔录里面所体现的。



  申请合议庭全体成员回避片段

 

  2020年12月17日(视频时间进度条时间自610-17分)

审判长:李某龙的辩护人先发表意见。

杨卫华:我们建议法庭先对我们几位辩护人提出的4项申请能否做出一个回复……

审判长:请辩护人发表辩护意见,法庭刚才回答的很明确了,需要在

休庭时慎重的予以评议,如果需要重新鉴定合议庭绝对慎重考虑,今天庭审全网全国直播,合议庭也会通知各位辩护人。不会拿自己的职业前途、法治和被告人的人身自由开玩笑。

杨卫华:我们得到确凿的信息,这个案子的结果已经被内定了。

审判长:你的确凿信息来源于哪里?

杨卫华:你需要我准确的说出来源吗?

审判长:可以。

杨卫华:刚才我们吃饭的时候就有合议庭成员跟我们说这个事已经定

了,而且不是他定的。

审判长:我作为审判长我怎么不知道这个事已经定了。

杨卫华:那你需要搞的那么尴尬需要我直接说吗。

审判长:这个案子没有庭审结束,谁也没有权利对被告人定罪量刑,审判长可以承诺在案件庭审结束前,任何人不得对被告人定罪量刑。

杨卫华:我申请全部合议庭回避,我有录音证据显示这个案子在没开

庭之前就已经被内定了的。

审判长:你申请回避的法定理由是什么?

杨卫华:理由是合议庭没有经过开庭审理实际上结果已经内定了。

周玉忠这是一个绝对无罪的案件,其实合议庭完全有能力对之前的

庭审包括对证据的采信程序性的事项,作出阶段性的结论,这对于展示公正司法形象,确保我们庭审不是走过场,昭示我们生产公正的能力是大有帮助的。确实我们应当相信法院、相信法律司法实践中确实存在辩了白辩的普遍情况……

审判长:至于是否辩了是否白辩,下这武断结论不合适的。

杨卫华:我正式申请整个合议庭回避,因为整个庭审已经丧失了法律

的效益。






你的喜欢,就是我坚持写下去的能量器
好文推荐
已有18人推荐
文章推荐

联系我们

ADD: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12号凯德置地冬广场H座16楼

M/T:13724802475

TEL:020-3138 3338

email:446179883@qq.com

 

图片展示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我要法网 周玉忠律师未经授权,不得复制转载!技术支持:富码科技 粤ICP备10019804号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我要法网 周玉忠律师未经授权不得复制转载     技术支持:雷霆富码

粤ICP备1001980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