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搜索

“仿真枪案”局中人 律师学者家属八年呼喊全纪录

作者:见文 浏览:51 发表时间:2020-03-02 10:04:09 来源:转载

“仿真枪案”局中人 律师学者家属八年呼喊全纪录

发布时间:2017-03-23  来源:搜狐后窗


322日,王颖(化名)起了个大早,赶去广东肇庆四会监狱见她的未婚夫陈俊延。

 

两年多前,陈在广西摆摊卖玩具枪,广东警方查获了一批属于他的仿真枪、BB弹,在婚礼前半个月,陈俊延被刑拘。201610月,他因“非法买卖枪支罪“被判10年有期徒刑。

 

如今,儿子已经两岁,刚刚学会说话。在这次会见时,他第一次叫了“爸爸”,陈俊延哭了。

 

陈俊延问,今年两会有没有人提仿真枪?两会期间,他每天都看新闻联播,但没有看到与仿真枪相关的新闻。王颖安慰他,大家都很关注这个话题,还有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建议提高枪支认定标准。

 

2010年,公安部重申1.8 J/cm2;的枪支认定标准,较之之前≥16J/cm2;的标准宽泛了很多。2011年到2015年,全国发生仿真枪等各类枪支案件9000余起,犯罪嫌疑人8万余人。陈俊延是其中之一。

 

越来越多的法学界、法律界人士,关注到仿真枪现行标准导致案件激增及其背后的问题。他们或呼吁或谏言或为具体案件当事人辩护、申诉;2017年全国两会,至少两名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就仿真枪问题提出建议:提高枪支认定标准,枪支分级管理,仿真枪管理加快立法。

 

“推动枪支认定标准的提高,会让更多涉枪案当事人免于刑罚,让仿真枪爱好者免于恐惧,让社会更加安全稳定。这正是法治的意义所在。”全国政协委员侯欣一说。

 

(陈俊延入狱后写给妻子的信。因担心她想不开而画搞笑漫画。受访者供图)

 

国内“仿真枪案”中,王国其是第一个被改判无罪的人,他的案子也使得“仿真枪案”开始进入公众视野。

 

200910月,35岁的王国其被警方带走。他在广州卖玩具,警方在他的摊位查获20支仿真枪,有18支被鉴定为法律意义上真正的枪支。

 

20105月,“王国其案”在广州一审,他因“非法买卖、运输枪支罪”被判有期徒刑10年。

 

王国其当庭痛哭,“这些玩具枪,打到身上只是红点点,怎么就成真枪,就犯罪了?”

 

王国其的家属找到了律师周玉忠,希望通过上诉减少刑期。

 

这是周玉忠第一次接触“仿真枪案”。他花了一周时间研究案卷资料,得出“背离常识”、“判决荒唐”的结论,决定为王国其作无罪辩护。

 

周玉忠发现,判决的最重要依据是枪支认定标准。该案中,司法机关依据公安部于2008年实施的《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即“非制式枪支致伤力判据为枪口比动能≥1.8 J/cm2;”来认定是否属于枪支。

 

十几年来,国内枪支认定标准经历了一次较大的变化过程。2001年,枪支认定标准为≥16J/cm2;,这是弹头嵌入松木板的临界点;2007年制定、20083月实施的《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确立“≥1.8 J/cm2;”的标准。

 

2010年《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重申,凡≥1.8 J/cm2;就属于枪支。周玉忠说,“这是公安部向省级公安机关发的一个内部规定,但并未向外界公开。”

 

这一标准,来源于南京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等起草单位的研究。牵头人是从事痕迹检验工作30多年的季峻,他被称为南京警界的“福尔摩斯”、“唯一弹壳专家”。

 

他在室内无风的屠宰猪场,用了11只重200斤左右的健康长白猪做试验,用直径0.6cm0.9g钢珠弹,距离10-20cm射击猪的眼睛,随后射距改成1米。最终得出结论,1m内阈值钢珠气枪致伤下限值可定为1.8J/cm2;

 

在周玉忠接手此案时,仿真枪相关案件并不多,国内并无人公开讨论“仿真枪案”。

 

多年后,周玉忠就枪支认定标准多次找季峻,甚至投诉季峻。“最后季峻给我打电话,‘我说了不算,你去找公安部吧’。”

 

周玉忠写了上万字的上诉书,分析枪支标准问题:他查阅大量资料,1.8J/cm2;的枪支认定标准,相当于2001年原标准的1/9,港、澳地区标准的1/4,台湾和日本标准的1/111.8J/cm2;连皮肤都穿不透,即便高能量气枪枪支射击人体,也需要31.6J/cm2;才能穿透人体的头部、胸部、背部这些致命点。“1.8J/cm2;的标准不能作为判案依据”。

 

经办法官说,会高度重视,认真研究。

 

这之间,20134月,“王国其案”再审,10年刑期改判为4年。

 

王国其家人已对这个结果满意,走出法庭后,他们哭着向周玉忠连声道谢,但这并非周玉忠想要的结果。

 

周玉忠自认为是个较真的人,他认为法庭必须否决此标准的刑事适用并判决无罪。否则,这类案件将会不断发生。

 

被带走整整5年之后,201411月,王国其被改判无罪,在法庭上,他激动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周玉忠对搜狐公众号《后窗》说,在“假枪真罪”类案件中,“王国其案”首次排除1.8 J/cm2;在刑事审判中的适用。从此,社会各界要求立法解释枪支、重审类似案件、完善仿真枪管理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这起个案意义重大而深远。

 

 

 

(20131021日,王国其出狱后第三天来律师所感谢周玉忠律师。2016年他拿到国家赔偿。受访者供图)

 

“刘大蔚案”起伏

 

周玉忠“类似‘王国其案’的‘仿真枪案’还会发生”的判断正在成为现实。

 

就在王国其案诉讼期间,“仿真枪案”在全国各地发生。以广东省公安厅曾发布的一条消息为例,2014710日凌晨,广东910单位开展涉枪专案收网抓捕行动,抓获犯罪嫌疑人142名,缴获各类枪支115支、仿真枪12000余支......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周玉忠四处奔走呼吁,希望获得学界、业界支持,响应者寥寥,直到“刘大蔚案”。

 

这是福建省同类案件中,第一个往无罪方向辩护的案件。它刷新了周玉忠对枪支认定标准导致的后果的认知底线——同样是仿真枪,王国其卖仿真枪无罪,而刘大蔚网购仿真枪被判无期徒刑。

 

20147月,时年18岁的刘大蔚从台湾合法卖家的网店中,选购了24支仿真枪。7月底,卖家发的货被海关查获,8月底,他被刑拘。检方称,24支仿真枪中有20支达到真枪标准,即大于1.8 J/cm2;

 

刘大蔚父母查到“王国其案”,找到周玉忠。电话中,第一句话就是,“我儿的案子就全靠你了。”

 

20154月,周玉忠第一次见到刘大蔚,面前的这个短发少年反复在问,王国其都无罪了,为啥还不放了我?

 

5月一审开庭,刘大蔚的头被黑布蒙着、戴着手铐。周玉忠据理力争,法院才同意将刘大蔚头上的黑布和手上的手铐解除。

 

一审时,周玉忠提交了3万余字的辩护词和300多页的材料,既有“王国其案”相关资料,也有国内外关于枪支标准的文献。他复制了“王国其案”的辩护思路:涉案枪形物不属于法律意义上的枪支;刘大蔚绝无走私武器的故意。

 

但刘大蔚还是因走私武器罪,被判无期徒刑。他当庭嚎哭,“如果这是真枪,我愿意拿它打我,如果打不死我,就把我释放。”

 

周玉忠也很愤怒,“作为军迷购买仿真枪,居然与走私导弹、军舰和贪污数千万、上亿的罪行同等量刑,也创下该类‘假枪真罪案’的‘天价判决’,违反常识!”

 

此案出现实质性转机,是在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律师徐昕介入之后。

 

201510月,即“刘大蔚案”终审维持原判一个月后,徐昕决定接受家属委托,代理该案。“说实话,当时信心不大。这不像‘聂树斌案’,不是真凶出现、亡者归来那种客观证据出现的案子,申诉难度极大。”

 

这是徐昕第一次接触仿真枪案,也是第一次听说1.8J/cm2;的概念。他搜索案件库发现,每年上万人因为这个标准获刑,而“刘大蔚案”最为典型,几乎是判得最重的案例。

 

徐昕会见刘大蔚,刘提到被定案的枪支不是他买的。这句话成为徐昕的辩护策略。

 

同时,徐昕也希望通过这起典型案例推动枪支认定标准的提高、对枪支更加科学的分级管理。

 

他在3000余万粉丝的实名微博上“每日一呼”;在专注于司法专业的微信公号“诗性正义”上刊发相关文章,“刘大蔚案”等涉及“仿真枪案”的文章,阅读量早已过亿。

 

201610月,在徐昕接手案子一年后,“刘大蔚案”启动重审。徐昕在微博上对相关司法人员表达谢意,同时呼吁尽快开庭。但“刘大蔚案”至今仍未开庭。

 

 

 

(201610月,刘大蔚案批准重审。刘大蔚父母和律师徐昕(中)合影。受访者供图)

 

母亲

 

自儿子被抓后,刘大蔚夫妇卖掉了四川老家的小卖部,赶到儿子所在的福建某监狱附近租房。一边在工地打工,一边为儿子的事情奔走、呼吁。

 

母亲胡国继开通了微博,名叫@假枪真罪刘大蔚的母亲 一年半下来,共发了727条微博,无一不与“仿真枪案”有关。

 

二审判无期之时,她在微博中说,“大蔚觉得不能给我们养老,叫我们再生一个。”

 

没人理她。

 

在“仿真枪案”中,刘大蔚的母亲一直站在台前,几乎成了与聂树斌母亲一样的“民间斗士”。

 

胡国继是无数“仿真枪案”家属的代表。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6年,涉枪案件连续三年近8000件,其中绝大多数为“仿真枪案”。在中国,保守估计有近60万仿真枪爱好者。

 

因代理“王国其案”,无数仿真枪案家属向周玉忠求助,让周玉忠感到吃惊的是,其中居然不乏前法官、警察、老师、大学生、医生、设计师等等......

 

湖北一位男子因为仿真枪被抓,他出生于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孩子他爸极要面子,儿子被抓让他觉得抬不起头,三年了,还瞒着很多同事。”这位男子的母亲告诉搜狐公众号《后窗》,顾及到颜面,他们依然未将儿子的案子公开曝光。

 

她从律师周玉忠的QQ空间添加了刘大蔚母亲胡国继,几乎每天夜里都跟胡国继哭诉。

 

 

 

(天津大妈赵春华因摆气球射击摊被抓,因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判36个月有期徒刑。资料图)

 

“搞个提案吧”

 

201610月,就在“刘大蔚案”悬而未决之际,“天津大妈案”发生。

 

51岁的赵春华,在“天津之眼”摩天轮附近的亲水平台摆射击摊,摊位上的6支枪形物被天津警方鉴定为枪支。12月,赵春华一审因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判36个月有期徒刑。

 

在各地司空见惯的射击摊主,成为持有枪支的犯人,与认知常识的巨大背离,相较于“王国其卖枪案”、“刘大蔚买枪案”,“天津大妈案”引发无数人共鸣。全国多地气球射击摊也在一夜之间消失。

 

徐昕与律师斯伟江主动代理该案,为赵春华做无罪辩护。徐昕记得,会见赵春华时,她担心连累了女儿,一直在自责。他对赵春华说,希望这起个案能推动法治进步,将来你也要站出来呼吁。赵春华并不是很懂这句话,但点了点头。

 

“赵春华案“二审开庭一周前,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何兵,举办了“仿真枪案”研讨会。会上有相关部门人员前来旁听,最后打了声招呼——你说得对。

 

何兵最早也是从徐昕处关注到仿真枪案——几乎每天早上,徐昕都在朋友圈转发呼吁“刘大蔚案”尽快开庭的文章。2017年初,何兵和燕薪律师一同代理辽宁鞍山“于萌案”。预备役军官于萌,因收藏仿真枪被举报,5支被鉴定为真枪,被控非法持枪,羁押190多天后取保候审。

 

在徐昕、何兵等人看来,仿真枪现行标准导致案件激增,仿真枪案更是需要学界业界共同接力,以“日拱一卒”的努力去推动标准的提高。

 

徐昕抓住一切机会去推动这件事情。201611月的一次论坛上,徐昕见到全国政协委员、天津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侯欣一。徐昕向侯欣一提及仿真枪案,希望侯欣一以政协委员的身份在今年两会上提个提案。侯欣一想了一会,但没有给出明确回答。

 

这位年近六旬的法学家,对待两会提案异常严谨。近十年,他反复就“实行侦查和羁押分离”的问题提建议。

 

侯欣一下定提提案的决心,是在“天津大妈案”庭审现场。

 

那是大年二十九,尽管临近春节,法庭却坐满了人,侯欣一特地前来旁听。休庭时,辩护律师徐昕找到侯欣一,“我们不能止于个案,还是要从立法上解决实质问题。”

 

“搞个提案吧。”徐昕一说。

 

“好。”侯欣一答应了。

 

徐昕还没来得及说完感谢,侯欣一说,“别客气,我们都是凭良心做事,都是想推动法治的进步。”

 

庭审结束,天津大妈从实刑36个月,改为判三缓三,取保候审。她能够回家过年了。

 

次日,除夕,徐昕又写了一篇长文《拜年了,顺便再呼吁枪支认定标准提高》。他讲文章转发给侯欣一,101秒后,侯欣一回:弄提案。

 

 

 

(全国政协委员侯欣一,今年两会关于提高仿真枪认定标准的提案引发关注。网络图。)

 

“让仿真枪依然具备大众的娱乐属性”

 

所有关注“仿真枪案”的人,都将目光聚集到今年两会。

 

全国政协委员侯欣一提交了关于仿真枪的提案,主要内容为:提高枪支认定标准,对枪支分级管理。

 

侯欣一称,短期内可以实现提高枪支认定标准,降低“仿真枪案”数量。从长远来看,枪支必然要分级管理,真枪必须禁止,适当流通的仿真枪可加强管理,几乎构不成伤害的玩具枪依然可以放开流通。“让刑事的归刑事,让行政的归行政,让仿真枪依然具备大众的娱乐属性。”

 

徐昕认为,这个提案短期内有可操作性。

 

全国人大代表蔡学恩也在今年两会上提交了相关建议,他建议仿真枪管理加快立法,应该立法制定新的政策,而非简单恢复到原来的标准。

 

蔡学恩认为,公安部在制定新规,让人欣慰,“这可能是理顺真枪、仿真枪、玩具枪管理问题的一个非常好的契机。”

 

这是蔡学恩第二次在两会上提交相关建议了。去年,他建议规范和提高仿真枪入刑标准,16—20J/cm2;,是界定仿真枪与枪支的可取标准。将“仿真枪案件”作为治安案件处理,更契合“依法治国”的主旋律。

 

更早准备提案的是全国律协副会长、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2016年两会,他明确提出,枪支鉴定标准太宽,应修正。仿真枪变真枪的案件不断增加,公安部的1.8J/cm2;枪支认定标准应当重新审查。

 

朱征夫说,公安部门对此有所回应,但无法公开;蔡学恩称,公安部就技术性问题进行了回复。

 

20171月,公安部《治安管理处罚法(修订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布,对携带、非法制造、买卖、私藏仿真枪等情形,明确了具体处罚措施。

 

两会前一周,北京检方对网购仿真枪的父子不起诉。20165月,这对父子从网上购买了两支仿真枪,被控“非法买卖枪支罪”。

 

包括何兵教授在内的一些法学家认为,这些都是积极的信号,在未来,“仿真枪案”会向好的方向发展,量刑会减轻。

 

但律师周玉忠则认为,1.8J/cm2;枪支标准,依法仅能选择性用于生产领域,片面提高标准,或仅降低处罚及量刑,虽有助于减少新案的冲击,但难以解决之前错案。

 

每当王颖想念未婚夫陈俊延的时候,她总会想到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陈俊延隔着铁窗说,他一直在关注“仿真枪案”,知道“王国其案”、“刘大蔚案”以及“天津大妈案”。他将这些案子视为一种积极的信号,对未来充满乐观,“我们不要放弃,你等我回家。”

 

仿真枪曾给过他们美好的童年回忆,并成为谋生的手段。那时候,陈俊延一边读函授本科一边摆摊卖仿真枪。陈俊延说,挣了钱,“我带你走遍世界。”作者:吴雪峰  来源:后窗


联系我们

ADD: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冼村路5号凯华国际中心7-9楼(接待中心设9楼)

M/T:13724802475

TEL:020-66857288

email:446179883@qq.com

FAX:020-66857289

图片展示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我要法网 周玉忠律师未经授权,不得复制转载!技术支持:富码科技 粤ICP备10019804号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我要法网 周玉忠律师未经授权,不得复制转载!技术支持:雷霆富码 粤ICP备100198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