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搜索

路人突倒入机动车道后死亡,车主一审被判赔59万二审改判无需赔偿

作者:周玉忠 浏览:250 发表时间:2020-03-02 16:20:05 来源:原创


 路人突滚向车道死亡车主被判赔59万案上诉改判无需赔偿 




基本案情:

2018年11月24日20时10分许,广州市民张某驾驶小型普通客车由广州市白云区沙太路东侧路面由南往北以时速59.2km/h行驶过金盘岭路段回家。4天后,广州交警来张某家查扣车辆提取疑似撞击点纤维物证,称张某撞死了路人吴某并让其指认现场。2018年12月17日,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车辆碰撞处疑似附着纤维样物与死者衣服纤维二者成分不同,即车与死者未发生碰撞


2019年1月10日,广州交警白云一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认定,事故地点设有30km/h限速标志,路侧无护栏,事故地点南10米有人行天桥,车辆与前方从人行道滚至东侧路面的吴某发生碰压,造成吴某因抢救无效当天死亡。与前方从人行道滚至东侧路面的行人吴某发生碰压,造成吴某受伤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的交通事故。该证明认定张某超速行使,但由于无法查明吴某因何原因滚入机动车道无法查清事故成因,告知各方向法院起诉。


2019年4月28日,广州市白云区法院一审判决,认为,张某驾车经过吴某滚倒所在的位置,且涉案车辆发生震动,在车辆驶离后吴一直卧倒在地上,据此认定吴某系其碰压而亡。吴某虽然在涉案车辆的前方滚倒在机动车道内具有突然性,但仍属于驾驶人在正常情形下可目视观察到的范围,现由于张某驾驶涉案车辆在超越左方大货车的过程中,存在超速驾驶行为,且受左方大货车的影响而忽略对涉案车辆右前方进行观察,导致其根本没有采取刹车措施,甚至有可能都没有看到吴某倒地,故张某忽视安全驾驶涉案车辆的过错行为对吴某被碾压的后果存在一定过错。进而认定张某逃逸,保险公司无需承担第三者商业险责任,遂在交强险11万元限额外判令张某赔偿59万余元。


目前,张某和保险公司提出上诉。保险公司认为未发生碰撞,不应承担交强险赔偿责任。本案争议焦点有:


一、事故点路段到底限速多少?


事故地点人行天桥路段,车速均在60公里左右。从金盘岭隧道向北行车,如图所示依次需经过:1、金盘岭隧道北行出口“前方60公里限速拍摄”提示牌(约离事故地400米)、2、前方“陡坡、右弯30公里限速提示牌(离事故地约90米)、3、天桥东侧南脚约1.5米高的“前面测速拍摄路段60”(离事故地48米)、4、人行天桥空中走道南侧面上0193号高清摄像头组(离事故地40米)、5、事发地点北行150米进行右弯道后“30公里限速牌”(S115省道8公里碑处)限速”。就上述标志张某于今年5月23日向广州市公安局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


    2019年6月11日,上诉人发现该路段金盘岭隧道北行出口1、“前方60公里限速拍摄”标志及人行天桥东南侧3、“前面测速拍摄路段60”标志,已被人用彩条布遮挡。该局于2019年6月21日答复称:“0192及0193号摄像头于2018年5月进行设备安装及调试。“前方60公里限速拍摄”提示牌于2019年1月14日安装,目前暂未对外公示执法。对于其他申请事项不予公开。如下图:

                                           

根据交通标志设置规范,陡坡、弯道限速30公里标志必须提前100米设置,而事故点路段为直线道路,且离警告标志牌不足50米,事故路段不应此限速标志,而此30公里限速生效是在事发地点北行150米进行右弯道后“30公里限速牌”(S115省道8公里碑处)生效。这与该路段南行隧道限速40公里警告标志在人行天桥北50米设置,直到进入隧道才生效一个道理。


二、到底有无发生碰撞致人死亡?吴某死亡到底应当由谁负责?


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疑似碰撞处疑似附着纤维样物与死者衣服纤维二者成分不同应予采信。衣着纤维物是稳固的化工原料,不会因四天的时间发生异化,一审法院认为检验条件经过四天就丧失与纤维性质稳定常识不符。车辆未经洗刷等破坏检验条件,也没有证据证明有对车辆可能碰撞处进行毁灭证据,警方从车辆提取到了疑似附着纤维样物送检,司法鉴定机构予以接受,足以说明所提取的两处纤维检材收集程序合法,符合鉴定条件。整个司法鉴定具备合法性、真实性及关联性且程序合法的要求。


从对面公交车站监控视频可见,在张某车辆驶过后,吴某一直卧倒在地上,也曾有多辆车经过,直到十多分钟后群众报警,现场情况到底如何?2如果是死者与车发生碰撞,应当会有痕迹物证可以鉴定。

从行车记录仪和对面公交车监控视频可看,吴某先是在天桥北面的人行道上来回行走达十几分钟,后在事故点公路右外沿外手扶灯柱坐下。从记录仪视频可看,离死者10米左右才能发现吴某,吴某当时也是稳定地坐在公路外人行道边缘。离其仅3米左右时,吴某才突然向西滚入机动车道。


除非突发疾病、精神失常、癫痫发作或故意自杀自残,不可能发生此种情形。即使是按30公里时速行使,制动距离也需12.5米,碰撞已经无法避免。


三、认定张某逃逸没有根据


张某购买了100万商业第三者保险,不存在逃逸的条件与必要,从视频可看,张某未发现有人相撞,是正常驾驶车辆驶离。一审判决认定张某逃逸、保险公司无需承担第三者商业险责任不当。


  2019年12月10日,广州中院改判张某无需赔偿。


 广州中院二审认为:


六、关于保险公司是否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免赔的问题如上所述,本起交通事故系涉案车辆在道路行驶中与吴定国发生碰撞而造成,并非人为故意造成的。保险公司作为承保涉案车辆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应当在交强险的赔偿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事故发生后,张顺清在不知道事故已经发生离开事故现场的行为,不构成逃逸。虽然保险条款有约定“事故发生后,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被保险机动车或者遗弃被保险机动车离开事故现场的情形,保险人不负责赔偿”的免除保险公司赔偿责任的条款,但该条款的效力仅及于驾驶人明知交通事故已经发生离开事故现场的情形。故在张顺清不知道事故已经发生而离开事故现场的情况下,保险公司以该免责条款为由拒赔,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因此,保险公司作为承保涉案车辆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仍应按保险合同在商业三者险的赔偿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七、关于事故责任和赔偿责任认定的问题如上所述,事故发生时,张顺清超越在左侧机动车道行驶的前车时严重超速,忽视安全驾驶车辆,忽视对右侧行人道行人的观察,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四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对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吴定国没有注意安全,在自身状态与身体健康的正常人有异且两次倒地的情况下,仍停留在人行道边沿致滚落到机道车道的妨碍道路交通安全的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对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故本院确定,张顺清和吴定国各负事故的同等责任。因本起交通事故系机动车与行人之间发生的交通事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规定,对于本起交通事故造成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强险保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根据过错程度,由机动车一方承担60%的赔偿责任,并由保险公司在承保的商业三者险保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审查一审法院认定张顺清和吴定国过错比例为分别分50%,并由张顺清对吴定国的损失承担60%的赔偿责任,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张士英虽然是涉案车辆的车主和管理人,但对事故的发生,不存在过错,其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审查一审法院支持保险公司免赔的主张,从而免除保险公司对上述张顺英承担赔偿吴定国损失的赔偿责任,判决由张顺清和张士英共同赔偿并互负连带赔偿责任,属认定事实错误,本院予以纠正。因上述张顺英承担赔偿吴定国损失的部分,由保险公司全部赔偿给吴奕轩,本案中张顺英不再向吴奕轩给付赔偿款,故本院对张顺清两人上诉主张对吴定国的损失不负赔偿责任,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的上诉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张顺清两人以张顺清对本起交通事故的发生没有过错,上诉主张不负赔偿责任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你的喜欢,就是我坚持写下去的能量器
好文推荐
已有0人推荐
文章推荐

联系我们

ADD:广州市天河区猎德大道48号尚东美御A座11楼

M/T:13724802475

TEL:020-89280507

email:446179883@qq.com

 

图片展示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我要法网 周玉忠律师未经授权,不得复制转载!技术支持:富码科技 粤ICP备10019804号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我要法网 周玉忠律师未经授权,不得复制转载!技术支持:雷霆富码 粤ICP备10019804号-1

粤ICP备10019804号-1